贵州新闻,贵州新闻热点贵州新闻,贵州新闻热点

您现在所的位置:主页 > 贵州新闻 >

假如没有GPS你还敢不敢去世界尽头探个险?

时间:2021-02-22 19: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时至今日,对于这个星球而言,人类无法踏足的地方已少之甚少,一个带有GPS的手机,即使没有代步工具,或许就能环游世界。但在185年前,没有GPS,甚至没有飞机,你能想过到达最远的地方是哪里?你还敢不敢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独自探索,寻找世界的尽头?而这场未知前路的冒险注定属于那些被时代铭记的探险家。

  1899年,来自意大利的贵族探险家亚布鲁奇公爵(Duke of the Abruzzi),即路易奇·阿米迪奥王子(Prince Luigi Amedeo)踏上了他征服北极的征程,与他共同出发的不是尚未发明的GPS,而是一枚浪琴时计,自此这个时计品牌与探险界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场征程在1899年的春天由挪威起航,一路向北,来到鲁道夫岛安营扎寨,等待极夜季节的结束。在此期间,王子因为极度严寒而冻掉了两只手指,不得不提前折返——当时的船长乌博托·卡尼(Umberto Cagni)受命继续向前,并在1900年的4月25日到达北纬 86°34’,刷新了人类北极探险的纪录,带着荣耀与遗憾凯旋。

  极点犹在前方,探索从未停息,更多的探险家带着家国使命与荣耀前赴后继地踏上征程,这一次,目标是南极。1910年6月,挪威探险家阿蒙森(Roald Amundsen)带领他的队伍由挪威首都奥斯陆启程。曾经远征北极的阿蒙森的探险队人员准备充分,配备了100多只适宜极地生活的爱斯基摩犬,更为重要的是他还配备了浪琴打造的精密时计。1911年底,阿蒙森成为踏上南极点的第一人,那是他依靠狗拉雪撬和浪琴精密导航表所完成的一次壮举。

  “法国两极探险-保罗·埃米尔维克托代表团”腕表及科学家保罗·埃米尔的极地探险队

  极点的征程仍在继续。1947年,在著名科学家保罗·埃米尔维克托倡导下,法国发起了一系列北南极探险活动。这些探险队聚拢了地质学家、测量学家、气象学者、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地理学家和冰河学家。目的在于探索和研究南北极。为了能在气候恶劣严酷的极地进行探险,保罗·埃米尔维克托要求配备许多高精尖设备,其中包括4个浪琴表航海计时器和15枚用于确定天文方位的浪琴表腕表。

  多年后,为了纪念这一系列探险活动,浪琴表重新发行了这款被科学家在法国极地探险活动中运用于探索格陵兰岛和阿德利地沿岸的Expéditions PolairesFrançaises – Missions Paul-Emile Victor“法国两极探险-保罗·埃米尔维克托代表团”腕表。

  人类很早就梦想着飞行,自1903年莱特兄弟的飞机第一次冲向天际的最初五十年,又是一个全新的探险时代。在没有GPS卫星导航的时代,驾驶员们完全依靠时间来辨别飞行方位,所以一枚走时精准的腕表成为他们最重要的飞行伙伴。1927年,美国飞行员查尔斯·连拔(Charles A. Lindbergh)独自驾驶着飞机从纽约直飞巴黎,引发了全球飞行热潮。根据浪琴的官方计时器,测得他总共花费了33小时又30分钟飞行了5,850公里的航程。

  连拔与妻子横渡北大西洋路线年,连拔又与妻子开始了横渡北大西洋47,000公里的航程,驾驶他的“圣路易斯之神”飞机完成了举世瞩目的人类技术史上的传奇,成为不停站飞越北大西洋的第一人。不过连拔的横跨大西洋的成功飞行直到八月底才获得普遍认可,并获得25,000美元的奖金。

  之后仅仅过了两个星期,自纽约直达柏林中途无停歇的飞行壮举就又在飞行员Clarence Chamberlin 和Charles Levine手中化为现实。这两位飞行员同样称赞了浪琴的精密导航表,在他们完成了史诗性的自纽约直抵德国的飞行壮举之后,两人说道:“我们对浪琴的精密导航表绝对满意,浪琴表真是我们的幸运神。”

  连拔事后吸引了媒体关注,但是只有少数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起初他对飞机上所配备的精密导航表非常不满意,因为最早那些装置并不是浪琴提供的。由于不够精确,导致当他飞抵英国Isles上空时,弄不清楚究竟是到了爱尔兰还是康沃尔。

  为了之后的飞行探险,连拔设计了他著名的浪琴连拔时间角度飞行表(hour angle watch),这是一款为飞行员而设计的极其简单的导航辅助工具,能够与一台六分仪和航海天文年历结合起来使用,来测定飞行时的方位。当时唯有浪琴才允许生产这种腕表,并于1931年首度成为众多先驱飞行员们必备的装备。

  相比飞机,雪茄形状的飞艇更加具有时代感,这是因为这个庞然大物在20世纪初诞生,又在20世纪中期开始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它属于人们对天空怀揣最强烈向往的时代。很多飞艇都叫做齐柏林飞艇,因为世界上第一艘飞艇就是一位名叫齐柏林(Graf Ferdinand von Zeppelin)的普鲁士军官发明的。1909年,当时已经退役的齐柏林在71岁时,创立了他的飞艇公司,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飞行纪元。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齐柏林的飞艇壮大起来,发展出众多尺寸。例如 LZ127号有236米长,可以容纳20名乘客和12吨货物。汉斯·席勒(Hans von Schiller)是这艘飞艇的第一个驾驶员。在他的驾驶舱里有两只浪琴精密导航表:一只永远设置为格林尼治时间,另一只被反复设定为当地时间。这艘飞艇于1924年中途无停歇地从欧洲飞抵纽约,并于1929年耗时12天半环游地球。席勒对这些时计的高精确度和可靠性印象深刻,甚至发贺电给浪琴。后来又将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计时仪表捐献给浪琴博物馆。

  LZ127“Graf Zeppelin”号有236米长,可容纳20名乘客和12吨货物或邮件

  此外,飞艇驾驶成员还有雨果·艾克纳(Hugo Eckener),他曾是齐柏林的员工。艾克纳曾驾驶着LZ127飞艇于1928年飞越南大西洋,并于1929年飞越北大西洋。在1931年,他驾驶着同一艘飞艇飞越北极,而陪伴他的仍是浪琴时计,这是一枚装有24.41机芯的浪琴精密导航表。

  也正是同样具有的探险精神,浪琴不断挑战精准记录,成为无数冒险英雄们旅程中最佳的伙伴。

  今天,探险精神仍然深植于浪琴表的血脉之中,在复刻系列中,浪琴打造了不少经典时计,一次次将冒险家的情怀与激情注入当下的时代。比如那枚由连拔设计、伴随他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腕表,就曾在2006年推出过复刻版。在今年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浪琴还发布了连拔时间角度90周年限量款腕表。

  连拔时间角度90周年限量款腕表全球限量90枚并逐一编号。保留了与其原型一致的直径——47.5毫米的大表盘,无论在黑暗中还是在飞机遇到气流颠簸时,都能够提供便捷的读时。表款显示时、分、秒,以及时间角度,并配备180度经度指示功能。通过位于中央位置的可旋转小表盘,可以同步秒针与无线电信号,并依据表盘及表圈的时间角度,计算出所在的方位。

  这份致敬经典的精神不断延续,今年,浪琴又推出了军旗系列60周年限量款复刻腕表,致敬该系列推出至今(从1957年到2017年)的悠长历程。

  这款腕表的原型是一枚军旗系列古董腕表,自1957年推出便成为经久不衰的表款系列。腕表得名于军舰总指挥官拿着军旗,在海上迎风飘扬,浪琴表也将这一精神寄予这一全新款式,并在表背刻上军舰图案。

  185岁的优雅浪琴,仍在续写冒险传奇。也许我们并非“探险家”,无法想象自己的好奇心能够驱使自己走到多远,但“冒险”永远是人生的主题:

  无论是对于个人目标不懈地追寻,抑或是对于外部世界好奇地探索,“冒险”的精神与意义,深藏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撰文-樊狩、Becky T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