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地方资讯
浊音荡鹭岛
发表时间:2021-09-04

  厦门四周环海,因有成群的白鹭栖身,故别称“鹭岛”。岛上有文献记载的历史,可溯至唐朝,但厦门的建城史则要晚至明代。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为抵抗倭寇侵略,建成厦门城,意为“华厦之门”(厦通夏)。清乾隆《鹭江志》总论里说:“鹭岛者,泉东南岛也,以其为泉之门户,故曰门也”。从历史上看,筑城起即为海防备敌人之门,后又为郑胜利“通洋裕国”之门,再后成为进出口、华侨进出之门,如今亦是开放之门。

  重教兴学:朱子授业地,陈嘉庚故里

  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泉州府同安县(今属厦门市同安区)迎来了一位叫朱熹的年轻人。这位年青人的到来对后世影响深远。

  朱熹生活的时期,国家佛教、道教风行,儒家式微,众人适度沉沦于佛老的“喧扰无为”,未免损失斗志。朱熹意识到“妄佛求仙之世风,凋敝民气,耗散国力,有碍国家复兴”,于是从新求知,拜师李侗,承继了程颢、程颐二程理学,并逐渐构建起自己的理学思惟系统,终极构成影响后代的程朱理学。

  在同安县任主簿的四年里,朱熹实现了“逃禅归儒”的思维改变。他为官勤政,爱民亲民,在这里,朱熹深切领会到为官应当“求实”,而非不作为。

  朱熹归自同安,主要进行教育和著述运动。他在同安兼管县学,即科举轨制童试录取后的生员读书之学校。朱熹看到了县学敷衍科举的弊端,他以为,教育的目标是让学生清楚“义理”的最终要义,掌握“圣贤之余旨”,探索“学识之本原”,而不是为了寻求功名利禄。为了践行自己的办学宗旨,朱熹聘请“谈论纯粹”“操履坚悫”的学者到县学中任教,还亲身给县学的生员上课。朱熹重教兴学,传道育人,他修孔庙、建书院,扩收学生、增添藏书,在他的辛苦教育下,研讨义理的人逐步多了起来,培养出了一批可用之才。

  800年后,一位吹着厦门海风长大的企业家,同样意识到文风开化对一个地方的主要性,于是多少乎将其终生所得全数用来兴办教育。漂洋过海的侨批,自1913年开端飞向他的故乡集美后,兴教办学就逐渐辐射到厦门和华人凑集的海外,再也不停下来。

  他就是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陈嘉庚一生资助或创办的学校有118所,他在1919年捐助兴办厦门大学时,公然认捐金额是当年个人资产总额的两倍。开办之初的厦门大学,被国民政府称为“基金充分、成就甚佳,各种装备,亦极完美,方之他处,有过无不迭”。

  陈嘉庚先生倾资办学挥金如土,自己却十分节省。走进陈嘉庚故居,里边摆放着他当年用过的写字桌、靠背椅、蚊帐、鞋帽、手杖,以及一个用缺了手柄的倒扣旧茶杯做的烛台……所有物件极其简陋朴素。身兼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侨联主席等要职的陈嘉庚,国民政府给他每个月的工资是500多元,而他划定自己的伙食费为每月15元,节俭下来的每一分钱都作为建校用度。他说:“人生在世,不要只为了个人的生涯盘算,而要为国家民族斗争。”

  捐赞助学的背地,酷爱祖国、报效祖国事贯串陈嘉庚终生的一条主线。陈嘉庚创办实业,不是为了堆金积玉,也不是为了欺世盗名,而是真心为了报效桑梓、强盛祖国。他说:“破志一生,所获财利,概办教育,为社会服务,虽屡遭艰苦,未尝一日忘记。”即便在最艰难的抗战时代,资产不复如前,陈嘉庚为了抗日筹赈,依然“常月捐,至战事终止,每月国币贰仟元”,而那时,他所经营的企业已经收盘,自己每月破费不足2元钱。

  陈嘉庚曾说:“启发民智,有助于革命,有助于救国,其理甚明。教育是千秋万代的事业,是进步公民文明程度的基本办法,不论什么时候都须要。”这个情理,放到今天还是一样。

  刚柔并济:郑成功“情结”,林巧稚的幻想

  登上鼓浪屿,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南,举目望去,能看到复鼎岩上的郑成功雕像挺立刚劲、高高矗立。

  在厦门,简直人人都有“郑成功情结”,这是百姓对他抒发推重和敬佩的一种朴实方式。郑成功39岁的短暂人生里,有十多年时光留给了厦门。他以厦门为口岸鼎力发展海上商业,使那段时期的厦门成为闽南最重要的港市聚落。

  作为一名妇孺皆知的民族好汉,郑成功被广为传颂的,仍是他光复台湾的豪举。

  明朝末年,荷兰殖民者侵犯台湾后,在那里树立了殖民统治。目击荷兰殖民者在台湾的暴行,郑成功心坎如焚,立即命令各港口以及有关的地域,不准去台湾贸易,使荷兰殖民者陷于被封闭的窘境。面对荷兰军队的近代兵器设备及局部将领的畏难情感,郑成功坚定表现“台湾非吾亲征不可”,亲自带领三万多将士对抗对垒9个多月,台湾最终回归祖国怀抱。

  通往鼓浪屿日光岩的路上,至今还能见到一个石砌的寨门,那是郑成功当年建造的屯兵营寨。寨门右边平坦的巨石上刻着“闽海雄风”四个大字,郑成功曾在那操练水师,他站在水操台上沐着天风海涛,冷静挥动着令旗指挥操练,心中涌动的,是气吞万里如虎的激情。

  如果说,阳刚血性是这座小岛的风骨,那么柔情雅致则是这座小岛的底色。

  徜徉在鼓浪屿上,不断能听到若有若无的钢琴声。这个面积不足2平方公里、人口不足2万人的小岛,仿佛自带浪漫属性。岛上有100多个音乐世家,发生了许多音乐家。著名钢琴家殷承宗、许斐平,中国第一位女声乐家、指挥家周淑安等,都是从鼓浪屿走出来的。这个小岛领有钢琴密度居全国之冠,被称为“钢琴之岛”。

  1901年,被誉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就诞生在这座小岛。

  琴音和涛声滋润着她细腻博爱的灵魂。1940年,在被美国方面聘任为“天然科学声誉委员会”委员后,林巧稚绝不迟疑地取舍回国,她说:“我是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的大夫,我不能离开灾害深重的祖国,不能离开需要救治的中国病人。”

  作家冰心曾说林巧稚是一团火焰,一块磁石,素来不想到本人,把所有的技术和情感,都贡献倾泻给了她四周所有的人。确实如斯,林巧稚对病人的关心,不止在技术高明,更在于将心比心。她用对亲人的方法看待她的病人——直接用耳朵贴在病人的肚子上,为病人擦擦汗水,掖掖被角,应用听诊器时必定要把听诊器焐热了才放到病人身上。

  在林巧稚的医务生活中,救命过的妇女成千上万,亲手接生过的婴儿更是有五万多个,很多父母给孩子起名为“念林”“怀林”“敬林”,以表白对她的爱戴跟留念。1949年,林巧稚收到了新中国开国大典的观礼邀请函,她却抉择留在医院,由于她一刻也不想分开心心念念的病人:“假如让我持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存在的场合便是在病院病房,我存在的价值便是救死扶伤。”

  林巧稚逝世后,骨灰依照她的遗言撒在鼓浪屿的大海上。她说:“我是鼓浪屿的女儿,我常常在梦中回到家乡的大海边,那海面真广阔,那海水真蓝,真美……”

  爱国尚廉:苏颂“处事必公”,池浴德“无负天地”

  厦门同安东溪西畔的孔庙,当年既是祭奠孔子的场所,也是周围学子求学的课堂。朱熹在此任主簿时,曾增建经史阁、教思堂、苏公祠、志道斋。

  苏公祠供奉着的是宋代科学家、政治家苏颂。苏颂历经五朝,处事精审、正直直道。他毕生为官,从处所官始终到宰相,始终两袖清风。据《宋史·苏颂传》记录,苏颂任尚书、宰相时未然是中心大员,却“赡给常苦不足”。为了节俭,他经常裁下碎纸片写字,“未尝妄费寸纸,每剪碎纸为签头,稍大者抄故事”。苏颂不仅事必躬亲,还在家规中训示子孙“处事必公”“为官必廉”,教导子孙“道德为先,文华次之”“国度取士,行实为先”。

  苏颂博学多识,以实干事,于经史九流、百家之说,及算法、舆志、山经、本草、训诂、律吕等学无所不通。他引导制作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地理钟“水运仪象台”,对迷信技巧,特殊是医药学和天文学等方面作出了凸起奉献。

  公元1101年,夏至过后一日,苏颂坦然地走完了别人生的旅程。宋徽宗下诏辍朝二日,并派中吏临丧致哀。当悼念的官员赶到苏颂的相第时,不禁目瞪口呆:堂堂的大宋宰相府,却是一所“仅蔽风雨”的简陋住宅。来吊唁者“见其服用俭素,皆叹气而去。”朱熹赞曰:“存警惕与宋千古,识大义惟公一人。”

  明代同安县嘉禾里(今厦门本岛),一株土生土长的无花果树枝叶茂盛。有一位有名清官池浴德就是这株“无花果”。

  池浴德,明朝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举人,翌年考中进士,历任浙江遂昌县令、南京吏部考功主事等职,所到之处以秉公行事、勤政清廉著称。虽所任职务被视为“肥缺”,他却从不苟取一文、以权谋私。

  池母快慰地说:“谚称县令为银树开花,吾子一树,乃无花果也。”

  实在池浴德出任县令前,父亲池杨曾担忧他自小耽于诗书,不谙世事,难以治理一县之事。池浴德答道:“尽某心力,依旧道行之。”父亲大笑:“善哉!子勉之!”后来,池浴德这样告诫自己的子孙:“读书岂尽取科第?时时照管此动机,无负天地祖宗,便为天地肖子。”

  在厦门云顶岩上至今可见池浴德的一首七律和诗的题刻,诗中有“数茎菊绽香初远,百仞风高石亦寒”,正如他咏叹的香菊个别。他的清廉故事也绽开于历史长河里,馥郁至今。

  同样被纪念的,还有新民镇溪林村的明代中晚期监察御史林一柱。林一柱年近五十才被授官湖广道监察御史,他履职后,屡次上疏,逐一陈说卖官鬻爵、虚报士兵编制获取饷银而造成官场、部队有名无实的弊病,为冤逝世的忠臣平反,是非分明功过而奖惩明显。其座右铭“慎诏狱、恤民穷、容言官”,对当今为政者仍存在警醒意思。

  林一柱辞世后,不仅当地庶民自发供奉,在隔海相望的台湾,同籍林姓同胞也在供奉。现在,村民们将其故居进行修复并作为宗祠,同时将其后裔保存的身着明代官服的林一柱画像修复如新,寄存在旧居内供人瞻仰。

  年龄代序,千年已往。厦门面海而生、清风激荡,岛内东北真个五缘湾大桥巍巍耸立,见证着厦门的人文脉络。五缘湾大桥由五座大桥组成,分辨为日缘桥、月缘桥、天缘桥、地缘桥、人缘桥,这五个桥的名字分离对应了不同的寓意,如月缘桥,寓意“海回升明月”;天缘桥,寓意“天边共此时”;人缘桥,寄意“千里共婵娟”……五个缘寄托着中华儿女企盼团聚的美妙欲望。

  作者: 蔡怡琳 苏允娴 【编纂:田博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